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衣居士

喜欢传统丧俗

 
 
 

日志

 
 

姐妹情仇(二)  

2017-06-17 14:30:06|  分类: SM游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妹情仇续集
出场人物 女主角:娇娇(170)美美(169)陈欣(163)童心语(165
         
男主角:董平(178)李明(181
配角:萧晓
       一个身穿制服的女子挎着美丽的黑色包包走进了一家医院,这不是一间普通的医院,金源安定医院,不用介绍了吧,大家都知道这是一间什么医院了吧,女子来到医院的前台对护士说:您好我叫李玉娇,我是来看我姐姐李玉美。,护士看了看病历说:你好,她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你可以去203房间去看她。,女子点点头谢谢,于是慢慢的走到了203房间,轻轻的推开了门,屋子里面坐着一个身穿病服的女子,虽然头发有些乱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娇娇走到女子身边轻轻的握住女病人的手说:姐姐我又来看你了,经过那件事之后,你也住进了医院,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只希望你可以早点病好,咱们姐妹可以团圆。,边说娇娇边拿出梳子轻轻的梳理着女病人的头发,生病的女子就是想要杀死娇娇和李强的美美,那次美美从屋子中跳了下去,但是非常幸运,美美掉在了一个商店的顶棚上,然后掉在了小区的草坪上,家人把美美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美美死而复生,但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刺激,美美得了精神病,不认识任何人,而且每天自己用力的捶打自己,娇娇没有办法只好把姐姐送进精神病医院,就这样美美已经在医院住了三年了,但是病情还是没有任何好转,而娇娇也与李强分手了,现在在一家电脑公司做前台,每一个周末娇娇都会来到医院照顾姐姐,看到自己的姐姐现在这个样子,娇娇真的是非常的痛心,因为是自己把姐姐变成了这样的,深深的愧疚和悔意压着娇娇,整整三年娇娇就没有开怀的笑过,每天总是板着个脸,娇娇长的十分美丽,但是老是表情严肃,让大家都无法接近她,大家都叫她冷玫瑰,虽然外貌美丽,但是内心却是无法接近,所以到现在娇娇也没有新的男朋友,可以说这对姐妹生活的都不是很快乐,美美突然站了起来,轻轻的举起右手,只听到一声,娇娇的脸上出现鲜红的五个手指印,美美打完大叫到:娇娇这个坏女人,我是永远不会原谅她的,你到底是谁,你见李玉娇吗,她是一个专抢别人男朋友的坏女人,你又是谁,对不起刚才打疼你了吧。,美美轻轻的娇娇说着,娇娇轻轻的用手摸着自己的脸,什么也没说轻轻的从包中拿出了一个鲜红的苹果,然后坐在美美的身边,轻轻的用小刀削着苹果,娇娇轻轻的说:没事的,我一定都不疼,你还是好好坐在床上吧,一会儿我带着你到外面走走,没有想到都已经三年了,你到现在还是没有忘记那件事呀,看来咱们姐妹之间永远都不会有和睦的一天了,姐姐你现在是病了,但是我现在生活的还不如你呢,你最起码还可以开心的玩闹,而我现在内心的痛楚你又怎么会知道呀。,不一会儿苹果削完了,娇娇轻轻的捧着苹果,轻轻的送到美美的面前,娇娇左手扶住美美的肩膀,右手把苹果往美美的嘴里送,但是,美美一把抢过苹果用力的塞进娇娇的嘴里,美美左手把娇娇按在床上,右手把苹果使劲往娇娇嘴里塞,苹果非常的大,娇娇的嘴巴被苹果都快撑破了,娇娇不停地晃动着脑袋,嘴里呜呜的叫着,但是美美生病之后力气非常的大,娇娇根本就动不了,眼看苹果就要把娇娇憋死了,娇娇使出全身的力气,用脚把美美踹了出去,美美一下子重重的撞在墙上,娇娇赶紧用手掏出苹果,娇娇急促的喘着粗气,娇娇的嘴角慢慢的流下了鲜血,娇娇从包中拿出了纸巾,擦着嘴角,这时美美又向着娇娇冲了过来,美美大叫到:你这个坏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娇娇被妹妹一把按在床上,美美的力气太大了,娇娇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床上,娇娇想逃,但是美美一把拽住娇娇头发,把娇娇的脸按在床上,然后美美又把娇娇制服上的腰带扯了下来,用腰带把娇娇的双手一圈一圈的缠紧,,娇娇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开始大声的叫喊:快点来人,救命呀,救命,有人在吗。,美美一看赶紧抓起床上的枕巾,一把塞进娇娇的嘴里,一边塞一边大声的叫着:你这个坏女人,还敢叫,你就死心吧,没有人回来救你。,            因为枕巾很大,一下子就把娇娇的嘴巴完全塞住了,这时的娇娇只能摇着脑袋呜呜叫着,因为娇娇感到自己的危险,于是奋力的叫着,所以声音很大,美美赶紧拉过被子,用被子把娇娇的头紧紧的裹了起来,现在娇娇叫喊的声音已经非常的微弱了,美美又把娇娇的裤袜拽下来,用裤袜把娇娇的小腿紧紧的绑住,现在娇娇头上裹着被子,在床上来回的翻滚,美美看着眼前的娇娇不停地用手拍打着娇娇的屁股,疼的娇娇呜呜直叫,美美笑着说:你这坏女人,身子还挺有弹性,我要好好的玩玩你。,边说美美拿起桌子上的刀子,刚要扎娇娇,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医师,他的名字叫李明,李明是美美的主治医师,而且李明有点喜欢娇娇,李明一把抢过美美手里的刀子,一把把美美推到墙边,赶紧对周围的护士说:你们快点给她打一针,然后把她绑起来。,说完李明把娇娇从被子下面拉了出来,把娇娇嘴里的枕巾拽出来,然后解开腰带,娇娇一边哭着一边自己解开腿上的裤袜,然后拿起裤袜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出来了,脸上的泪水也擦干净了,裤袜也穿好了,李明走上前轻轻的询问:娇娇,你没事吧,你姐姐的病就是这样,你没有伤着吧。,娇娇双手紧紧的抱在一起,轻轻的说:我没事,我姐姐得病什么时候可以好。,李明皱了皱眉说:你也看到了她现在的病情,时好时坏,我们实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好,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现在的美美被护士用绷带绑在了床上,美美使劲的挣扎着,但是护士拿来了针管,轻轻的给美美打了一针,美美慢慢的情绪缓了下来,但是嘴里还是大叫着,医生和护士们怕她会弄伤自己,所以用一条布带勒在美美的嘴巴上,是怕她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头,美美在床上挣扎着,嘴里咬着布带呜呜的叫着,娇娇看到自己的姐姐现在这样,捂着脸跑出了病房。
李明随后也跟了出来,娇娇找了一个椅子轻轻的坐下,李明端了一杯水递到娇娇面前,轻轻的说:先喝口水吧,别太伤心了,我们会帮助她尽快恢复的。,娇娇拿过水杯轻轻的说:谢谢你,我知道了,我姐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因为我。,李明拍了拍娇娇的肩膀说:你不要老想过去的事情,你现在应该向前看,放开自己的身心,美美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过了一会儿李明说:看来今天你姐姐病的很厉害,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娇娇点了点头,拿起自己的包离开了医院,李明把娇娇送到了医院的门口,帮她打了一辆车,送走了娇娇之后,李明回到了病房,让护士们都出去了,看到绑在床上的美美,李明轻轻的说到:她现在已经够苦的了,你还是不能放过她吗,你这个恶妇,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美美这时用眼睛狠狠地瞪着李明,李明轻轻的走到床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美美,摸着摸着突然打了美美一个耳光,美美用嘴轻轻的吻着李明的手,李明笑着说:你这个贱女人,在这里好好等着我的到来。,说完李明离开了病房。过了一会儿,护士长和几个护士来了解开了美美,又给美美喂了一几片药,护士长看看了美美说:多美的女孩子呀,为什么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实在是太可惜了,你们留下一个人看护她,其他人就先离开吧。,说完留下了一个小护士,其他人出去了,美美静静的望着窗外,眼睛里不住的流泪,小护士用毛巾轻轻的帮她擦着眼泪,不知不觉夜目降临,晚上九点半,李明又来到了美美的病房,看看美美询问了一下小护士:怎么样,她还犯病吗。,小护士说:李医生她看来已经没有事情了,从刚才就一直在哭,不过病情很稳定。,李明听完点了点头出去了,又过了两三个小时,晚上十一点多,李明来到了美美的病房,对小护士说:你把她带到观察室,我给她做个检查。,小护士搀起美美来到观察室,李明对小护士说:行了你下班吧,一会儿做完检查我会送她会去的,你明天上午来拿检查结果。,小护士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李医生再见。说完小护士就离开了医院,李明走进观察室站在美美面前笑着说:怎么样现在就剩下你我两个人了,你这贱女人今天敢那样对娇娇,我的女神,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说完一把把美美推倒在试验台上,李明用固定带把美美紧紧绑在试验台上,美美狠狠地看着李明大叫到:你这个魔鬼,赶快放开我,我要做什么呀,快点来人救命呀。,李明一听走上前啪啪给了美美两个嘴巴,李明怒斥道:你还说我是魔鬼,我说你这个女人才是魔鬼,娇娇已经够苦的,你还这样对她,你才是魔鬼,我今天就要惩罚你。,说完又把美美的大腿和小腿用绷带固定在实验台上,美美使劲的在床上挣扎着,嘴里还不停的叫唤:快来人,谁来救救我,李明你根本不是一个医生,你是一个混蛋,救命呀,救命,呜呜。,李明从兜里掏出口罩,李明把口罩卷成一个布卷,一把塞进美美的嘴里,美美使劲抿着嘴,李明用手紧紧用手捏住美美的鼻子,美美静静的憋着气,但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美美刚一张嘴,李明手迅速的把口罩塞进了美美的嘴里,厚厚的口罩一下子塞满了美美的小嘴,美美使劲摇着脑袋,李明用手又把口罩往里面使劲塞了塞,直到塞得美美直恶心,李明看看说:怎么样不好受吧,不过咱们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更有趣的。,李明轻轻的解开美美的病号服,美美雪白色的内衣展现在李明的眼前,李明用手按在美美的胸部上,李明的手轻轻的在美美胸部上挪动着,李明笑着说:不愧是美女,身体真有弹性,你要不是有病,我一定好好享受一下,不过现在我只能绑着你,没有什么兴趣。,李明的手慢慢的往下挪,手游走到美美腹部,李明轻轻的解开美美的裤子,使劲往下一拽,美美的内裤展现的淋漓尽致,粉色的小内裤包裹着身体,李明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李明这时发现原来美美还穿了一天肉色的裤袜,李明笑了笑说:没有想到呀,原来你还穿了裤袜,你不知道吧,我是一个恋丝者,女人的丝袜会让我陶醉的。,说完李明拽起美美的裤袜一点一点的往下拽,美美羞得的脸通红,嘴里又喊不出来只能摇着脑袋呜呜的叫着,李明沉浸在这动听的声音里,李明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胸脯上下的起伏着,嘴里面微微的喘着粗气,不一会儿,美美的裤袜被李明脱了下来,李明把裤袜拿在手里,然后把裤袜轻轻的贴在自己的脸上,用力的吮吸着,美美的气味通过裤袜传到了李明的鼻子里,李明轻轻的把手伸进裤袜里面,裤袜套在了李明的手臂上,那种柔软的感觉刺激着李明,李明用裤袜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美美看的眼睛都直了,不知道李明要干什么,伴随着美美嘴里呜呜的音律,李明身体都要酥了,过了一会儿李明用手套着裤袜轻轻的在美美的身体上抚摸着,美美感到十分的痒,丝质的裤袜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美美实在受不了了,嘴里又喊不出来,闭上眼睛在床上呜呜直叫,玩了一会儿之后,李明把裤袜脱了下来,攥在手里,向美美走来,美美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李明看了看说:你身体的味道非常诱人,现在我就让你自己品尝一下。说完,一把拽出口罩,美美嘴还没来得合拢,自己的裤袜就深深伸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美美鼻子闻到的是骚臭味,裤袜散发出来的味道充实着自己的嘴巴,美美使劲用舌头往外顶裤袜,李明看出了美美的意图,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些医用的棉花和胶布还有绷带,李明笑着说:怎么想把裤袜吐出来吗。,说完用手把裤袜往里面有塞了塞,用手掐住美美的嘴巴,然后把一大团棉花塞进美美的嘴里,棉花盖在裤袜的上面,李明又撕下几张胶布贴在美美的嘴巴上,这下美美的小嘴巴已经被裤袜和棉花塞得满满的,美美这时感到无尽的羞愧,没有想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对待,美美现在也喊不出声了,于是美美也不闹了,静静的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李明还没有停手,又在胶布上用绷带缠了好几圈,然后在美美系上一个扣,看到现在美美被封住的嘴巴,李明忍不住在绷带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李明笑着说:实在是太美了,虽然不堵会更美丽,但是现在的感觉最好。,美美一下子把头转到一边,李明一把转过美美的头说:怎么你不想看到我吗,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仆人。,李明解开固定带,然后扭过美美的手臂,把美美的脸按在床上,李明用绷带一圈一圈的缠紧美美的手臂然后系好,然后又用绷带绕过美美的胸部,雪白的绷带深深的勒紧美美得身体,美美不停的挣扎着,李明大叫着:贱女人不动,要是再动一会儿我好好治治你,别动啪啪。,李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抽打着美美,打得美美感到嘴角辣辣的,美美不停地呜呜叫着,但是也于事无补,不一会儿李明就用绷带就把美美的上身绑好了,绑好后李明一把把美美推倒在床上,然后李明压在美美的身体上不停地用手抚弄着,美美不停地摇着头,嘴里呜呜叫着,眼睛里流下了眼泪,现在的美美更加痛恨自己的妹妹娇娇。李明就这样慢慢的折磨美美,过了几个小时之后,李明摸着美美的脸颊说:我的小宝贝,今天咱们就玩到这里,以后每天我都会来找你玩的。说完李明慢慢的解开美美身上的束缚,美美一听想到自己以后都要被这个男的玩弄自己眼泪不住的往下掉,李明解开美美嘴上的束缚,掏出嘴里的棉花和裤袜,裤袜和棉花已经被美美的口水浸湿了,李明掏出之后一下子扔在地上,然后轻轻的亲吻着美美,美美痛苦的摇着脑袋,但是李明用双手紧紧的按住美美的脑袋,李明尽情的享受着这个尤物,亲吻完之后,李明拿来一个针管和一个小药瓶,装好药之后,李明拿着针管向美美走来,美美赶紧问:你要干什么,这是什么东西。,李明笑了笑说:你不用担心,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药物,对身体没有害处,但是可以消除人短暂的记忆,我不希望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来乖乖的你要是反抗,我现在就弄死你,我把你从楼上推下去,你是个精神病人,没有人会怀疑的。,美美一听大声的喊道:你到底是不是医生呀,你对你的病人竟会做出这种事,你简直是呜呜。美美的化还没有说完李明用手捂住美美的嘴,然后轻轻的给美美注射着药物,注射完之后,美美眼前慢慢的模糊了,身体也慢慢的失去了知觉,不一会儿美美就静静的睡着了,李明这时解开美美手上的绷带,然后轻轻的抱起美美,美美的身子紧紧的靠在李明的胸前,李明看着自己怀里的美女,轻轻的说:美女睡觉的样子总是那么迷人,不过到了明天,你会忘记所有发生的事情。,李明把美美送回了病房,轻轻的放在病床上,然后盖好被子,事情做完之后李明又回到了观察室,把那些东西处理掉了,在这里要和大家说一下,那个药物只是暂时的,所以这个恐怖的记忆美美还是会想起来的。
第二天早上,美美醒来之后慢慢的坐起来,只觉得自己的头好沉,什么都不记得了,到了中午李明来了,询问监管的护士:今天她的情况如何。,护士笑着说:病情很稳定,但是就是有点嗜睡的症状,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已经给她服了药了,下午就会没事的。,小护士刚要出去,只是走进来一个身穿红色护士服的护士,个子不是很高,但是长得十分漂亮,这个女的是护士长名字叫陈欣,今年二十五岁,出了名的母老虎,但是对病人非常的负责,进来之后用手狠狠的在小护士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说:你们昨天是怎么值班的,观察室里面怎么那么乱,还不赶紧去弄干净了。,李明一听有点害怕,怕自己没有收拾好,赶紧就问:陈欣实验室怎么了?,陈欣笑着说:没事就是在垃圾桶里居然出现了一下,非医用的东西,肯定是那些小护士们弄得。,李明接着问:什么东西呀?,陈欣小脸一沉说:李医生你好像很关心呀,我偏不告诉你。,说完轻轻的拉着小护士出去了,李明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但是也不好意思深问,只能站在病房里发呆,愣了一会儿之后,李明走到美美身边轻轻的询问:你怎么样今天感觉如何?,只是得美美的有点迟钝,美美看着李明说:李医生我今天感觉头有点疼,而且有点口干,身上也有点疼痛。,李明听了听笑着说:没有关系,一会儿我让他们给你吃点要就没事了。,说完轻轻的扶美美躺下了,不一会儿美美就慢慢的睡着了,于是李明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要走进办公室,迎面走过两个护士,她们低声的聊着:你知道吗,今天在实验室的垃圾桶发现了,女人的裤袜,护士长正在查这件事呢,不知道是谁干的,而且实验室的器材好像也被移动过。,李明一听,后悔自己的粗心,但是想了想也没有什么事情,没有人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李明轻轻的推开办公室的门,但是令李明吃惊的事,护士长陈欣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陈欣看到李明进来之后,笑眯眯的对李明说:李医生我有件事想问问你,你有时间吗。,李明站在原地不动说:陈欣谁让你走我的地方的,再说你是怎么进来的。,陈欣听完慢慢的走近李明,双手轻轻的搂住李明的脖子,笑着说:想进你的办公室很容易,但是我现在想问你的是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在观察室里胡闹来的。,李明一听往后退了两步,陈欣一看就明白了,李明轻轻的用手推开陈欣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实验室。,陈欣往前进逼一把抓住李明的领带说:没有想到原来你外表正经,其实内心吗。。。,算了不说了不过也没有关系,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说完陈欣转身轻轻的走开了,但是临出门之前,陈欣轻轻的在李明的脸上吻了一下,小声在李明的耳边说:李明姐姐也很喜欢那些东西,而且姐姐更喜欢你。,说完陈欣小脸一红跑了出去。陈欣走后李明一身的冷汗呀,然后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沉思了很久。就在李明沉思时,咚咚传来了敲门声,李明赶紧站起身走到门口,李明一打开门,门前站的是娇娇,娇娇笑着说:李医生我回家想了想,我想把姐姐接回家去养病,我想那样效果可能会好些。,李明把娇娇让进办公室让娇娇坐下,李明沉思一会儿说:我想这个办法不错,但是现在你姐姐的病情还不是很稳定,所以我认为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要不这样下个月我会安排你来接她到家里休养,我们医院也会每天派专人去帮助你,你看行吗?,娇娇听完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李医生那就这么决定了,我现在想去看看姐姐可以吗?,李明笑着说:没有问题当然可以了,我现在就和你一起过去。,说着两个人就来到了病房,这时的美美精神已经好多了,坐在床上正在看书,娇娇看着姐姐因为自己变成现在这样心里是万分的痛苦,娇娇一下抱住姐姐,轻轻的亲吻姐姐的脸颊,但是就在这时娇娇一下抓住娇娇的手说:你这个坏人为什么要绑住我,还玩我的袜子。,美美说出这句话,李明出了一身的冷汗呀,李明赶紧说:看来你姐姐又出现幻象症了,最近时常这样。,娇娇听了李明的解释也没有在意,于是站起身走到了李明的身边轻轻的说:李医生我今天还有事情,我就先走了,过几天我再来看姐姐,我姐姐的病还是麻烦你们费心了。,李明摇着手说:不用这么客气,治病也是我们的职责吗,你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你姐姐的。,说完李明和娇娇慢慢的走出了病房,李明同意美美回家治疗是因为这样他就有机会更接近娇娇,一想到这些李明就十分的兴奋,但是在这之前他还要做些准备,所以就答应娇娇下个月可以。送走了娇娇之后,李明回到办公室休息,今天不是李明值夜班,但是院长突然打电话说要求李明今天晚上要协助护士站值班,李明就有点疑问,但是因为是院长的意思,所以李明也没有多问,今天晚上值班的护士是童心语和萧晓,童心语是工作两年的护士,萧晓是实习护士,童心语和陈欣的关系非常的好,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今天陈欣因为是护士长所以也留下来值班了,李明今天晚上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助护士站整理仓库,说白了也就是当苦力,以为毕竟护士站都是女孩子吗,吃完晚饭李明巡视完病房,今天李明一看是没有机会和美美玩游戏了。自己也比较郁闷因为昨天的事情也让李明乐不思蜀。李明回到办公室休息,拿了资料翻阅着,等到十点多以后,医院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离开了,只留下了值夜班的人。因为要熬夜李明刚想冲杯咖啡喝,陈欣端着一杯热咖啡走了进来,洁白的护士服和丝袜衬托着陈欣是如此的纯洁,因为护士不能戴太明显的首饰,今天陈欣却戴了一对蓝色的耳环,看着十分的美丽,陈欣把咖啡放到桌子上,笑着对李明说:今天晚上要辛苦你了,喝点咖啡提提神吧。,李明笑着说:我没有关系熬夜没有关系,倒是你们女孩子别累坏了,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吧。,陈欣轻轻的用手捏着李明的小脸说:你可真会疼人呀,好吧我先出去了一会儿搬东西时,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陈欣走出了办公室,李明端起咖啡喝了两口,又看起资料了,时间慢慢的过去了,陈欣却一直没有打电话,李明感到有些不安,于是他给护士站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有人接电话,李明更是怀疑了,于是李明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护士站,但是护士站却一个人都没有,突然呤呤电话响了,李明拿起电话不好意思,李医生我们在低下仓库信号不好,所以没有接到电话,现在我们在仓库你也下来帮我们吧。,放下电话之后李明向仓库走去,仓库在底下二层,但是李明来到地下二层发现楼梯的灯都坏了,李明拿出手机照着地面摸索着前进,来到仓库门外看见里面有灯光,于是李明轻轻的推来门往里走,但是刚一进门突然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李明赶紧向仓库里面走去,来到一间小屋子门前,透过门缝,李明看见新来的实习护士萧晓被绑在椅子上,嘴上戴着白色的大口罩,眼睛上用绑带缠着,在萧晓的脚边躺着一女孩,李明一看原来是美美,美美的样子和萧晓是一样的,也是被绳子紧紧的捆着,嘴上戴着口罩,但是美美眼睛可以看见,李明赶紧推开门跑进去,但是美美摇着脑袋,嘴里呜呜的叫着,李明刚想解开她们,但是突然从深背后传来一声,一个棍子重重的打在李明的后脑上,李明一下子跪在地上,用手捂住头,李明刚想起身一块巨大的毛巾捂住了李明的嘴,而且有手也紧紧的按住了李明的身体,毛巾散发出一股气味,李明一闻就明白了是乙醚,赶紧屏住呼吸,但是因为刚在被打的太疼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不一会儿李明的眼前就模糊了,身子慢慢的往下躺,在倒下的同时李明隐隐约约的看见站在自己背后的人是两个护士,突然传来一句话:我的宝贝快点躺下睡吧,等你醒来会感到十分的刺激。就这样李明陷入了昏迷。

李明迷迷糊糊的感到自己脸上很痒痒,好像是丝质的东西在脸上摩擦着,李明慢慢的睁开眼睛,李明睁开眼睛的同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姐姐李医生醒了。,李明试了试想起来,但是李明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紧紧的绑住了,而且绑的十分牢固而且十分精细,绳子深深的勒进了黎明的衣服里面,李明想问,但是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李明这才发现自己嘴里塞着丝质的东西,非常的柔软,而且塞得不是很多,将将可以压住自己的声音,嘴巴上还贴着胶布,胶布外面还蒙着一个大的口罩,一个美丽的护士正用自己的脚踩在李明的脸上,白色的丝袜在李明的脸上挪动着,脚上散发出浓浓的味道,李明一下子把脸转到一边去,身子也往旁边挪了挪,眼前站着童心语,坐在椅子上用脚踩着李明的是陈欣,陈欣笑着看着李明,陈欣把脚放进高跟鞋里然后站起身走到李明的身边慢慢的蹲下,李明转过脸向陈欣呜呜的叫着,陈欣的轻轻的用手摸着李明的胸脯说:怎么样,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女人捆起来,是不是很想说话,但是现在我还不能放开你,不过我会和你说今天到怎么回事的,你今天晚上值班是我和院长说的,而且我现在也告诉你,我和你有着同样的兴趣,你那天晚上对那个女的做的事,我在闭路电视的录像中都看到了,十分的精彩,因为这样所以我把录像转到了自己的电脑上,所以大家才没有发现,而且我对你的药物也很感兴趣,所以我就安排了今天晚上的事件,同时我还请来了你的两个伙伴。说着陈欣一闪身,和之前李明看到的是一样的萧晓绑在椅子上而美美现在被童心语紧紧的抱在怀里,童心语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美美,而且不停地用嘴请问着美美的脸颊,李明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女人也是这方面的爱好者,今天自己落到了两个女人的手里。李明使劲向陈欣呜呜的叫着,陈欣笑了笑说:你不要费力气了,我现在让你看个节目。,说完站起身走到童心语和美美的身边,陈欣轻轻的对童心语说:我们玩个游戏吧。,童心语点点头放开了美美走开了,陈欣抱起躺在地上的美美,把美美放到一张桌子上,陈欣摸着美美的脸说:实在长的很漂亮,怪不得李明回想和你玩呢,你现在是不是很痛苦,一会儿我会让你舒服一些的。,美美不知道陈欣要干什么只能在不停地挣扎着,嘴里不停地传出令人陶醉的声音,一会儿童心语回来了拿了一个包里面装了鼓鼓的,童心语对陈欣说:东西我都拿来了,咱们开始吧。,陈新点点头说:在开始之前咱们要重新把她的嘴堵一下,免得一会儿她叫起来声音太大。,美美听的有点害怕身子蜷在一起,躺在地上的李明和绑在椅子上的萧晓也不明白什么意思,陈欣和童心语把美美身子展开,童心语用一条皮带把美美的腿绑在桌子上,美美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只好任人摆布,绑好腿之后童心语慢慢的把美美的病号服往下拉,美美不住的晃动自己的身体嘴里不停地叫着,但是陈欣死死的用双手按住美美的上身,病号服被童心语拉到了小腿处,洁白的内裤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李明看的眼睛都直了,美美的小脸羞得红的像苹果一样,陈欣笑着说:怎么害羞了,你现在的脸色真好看,没有关系的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说完又拿来几条皮带分别绑住美美的腰和胸,现在美美已经牢牢地固定在了桌子上,陈欣看了看说:可以了,开始堵好她的嘴巴。,说完陈欣轻轻的摘下戴在美美脸上的口罩,美美的嘴巴上还贴着几张医用的胶布,胶布粘性非常好,所以陈欣用右手轻轻往下撕胶带,同时左手按住美美的皮肤,费了半天的劲,胶布总算撕下来了,美美的脸上红红的留下了深深的胶布印,这时美美的嘴巴慢慢的展开了,李明才看清原来美美嘴里塞的全是丝袜,童心语伸出两个手指,用指尖慢慢夹住丝袜往外拽,一双黑色的丝袜慢慢的从美美的嘴里拽了出来,丝袜透过灯光可以看出是湿漉漉的,显然是被美美的口水浸湿了,李明看的更加入神了,童心语使劲往外一甩,丝袜掉在了桌子上,童心语说:没有想到你的口水会这么多,不过几个小时吗。,李明一听什么那道美美在下午的时候已经落在这两个女人的手里了。,童心语继续用手伸进美美的嘴巴里,这会是灰色的丝袜,这时美美的呼吸急促起来,陈欣笑着说:是不是太难受了,马上就好了。,与此同时童心语又把灰色的丝袜拽了出来,紧接着童心语又从美美的嘴里拽出来一只白色的丝质短袜,白色的袜子现在已经成了浅灰色的了,上面都是美美的口水,李明都惊呆了,没有想到美美小小的嘴巴里居然塞进了这么多的袜子,而且在自己看见她的时候,还能听见呜呜声,那时的美美一定是声嘶力竭在喊了,袜子拿出之后,美美的嘴角流下了透明的液体,美美不停地咳嗽着,美美刚想说话,陈欣轻轻的用手捂住她的嘴说:你要是敢喊,我就弄死你,不过就算你喊现在也人听得见。,然后松开手,美美赶紧喘着粗气。美美定定神赶紧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呀,丝袜塞得我都要窒息了,你们是不是疯了,赶紧放开我,救命,救命,呜呜。,陈欣一把捂住美美的嘴巴对童心语说:这个女人就是烦,难怪你会那样对她。,童心语笑了笑说:你看刚才她都安静呀。,童心语拿过一个托盘抓起一团医用的棉花,用手掐住美美的嘴巴,然后猛地一下把棉花塞进了美美的嘴里,美美的嘴巴又一次被堵了起来,童心语一团一团的把棉花塞进美美的嘴里,美美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塞完棉花之后美美的嘴巴鼓得圆圆的,这时童心语慢慢的俯下身子开始要脱自己的袜子,陈欣一拉她笑着说:拿东西留给李明吧。童心语红着脸点了点头,又从袋子了拿出一根细细的小管子,管子的另一边连着一个大瓶子,陈欣很小心的把管子透过棉花放到美美的舌头上,美美难受的不停地晃着身体,双手紧紧的抓住桌子,眼泪不住的往下掉,陈欣轻轻的说:现在是有点难受不过以后就好了。,童心语又拿来几双裤袜,把裤袜贴成小块,然后用剪刀在中间剪开了一个小洞,然后轻轻的把裤袜套在管子上,慢慢的把裤袜往美美的嘴里塞,棉花和丝袜已经完全占据了美美的嘴巴,现在美美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身子不停的晃动着,头上身上很快就出了许多汗,陈欣用毛巾轻轻的擦着,李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一会儿几只袜子也塞了进去,美美难受的都要虚脱了,最后陈欣又在美美的嘴上贴上几块胶布,看了看说行了现在可以了,开始吧。,说完童心语拿起瓶子打开瓶上的开关,眼看着有液体流进了管子,然后流进美美的嘴里,美美身体摇晃的更加剧烈了,陈欣和童心语死死地按住美美的身体,随着液体慢慢的灌入,美美的动作渐渐的缓和下来了,美美眼泪也慢慢的止住了,渐渐的美美陷入了昏迷,然后童心语关上开关,又拿来了一个更大的瓶子,看上去好像是水,同样的接在管子上,打开开关然后液体又不停地流进美美的嘴里,但是现在的美美已经昏迷了所以也不像刚才那么痛苦了,美美的肚子慢慢的鼓了起来,这时童心语又拿来一个带个小塞子的管子,然后手里拿着管子轻轻的伸进美美的内裤里边,把管子塞进了美美的腹部,然后拿来几大卷纱布,把成卷的纱布也到美美的腹部,只是位置不同而已,又拿来一个卫生巾盖在纱布上,又用胶带粘好,再用绷带把美美腹部缠紧,管子这边接上一个透明的袋子,看到这李明明白了,这就是医用的导尿管,但是好像位置不对有点疑惑。他自己也明白现在自己都是这两个女人的玩具,也管不了别人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工作做完之后童心语笑着说:看来还要等一会儿,我们先玩玩别的吧。,李明一听心里也有点害怕,但是陈欣和童心语并没有想自己走来而是走向了萧晓,陈欣一把抓住萧晓的头发,恶狠狠地说:你这小贱人,居然敢勾引我男朋友,你们只见过几次面,你就敢去他家过夜,今天晚上我就好好治治你。,说完抡起胳膊啪啪打了萧晓几个嘴巴,把萧晓脸上的口罩都打飞了,露出里面的医用胶布,萧晓连哼都没哼,李明看了刚才的美美,也明白了萧晓嘴里的东西也少不了,陈欣扯下萧晓眼睛上的绷带,萧晓使劲瞪着陈欣,陈欣气的又狠狠用手掐了萧晓胳膊和大腿几下,童心语也过来帮忙一起折磨萧晓,疼的萧晓嘴里挤出呜呜的声音,陈欣拿过剪刀几下就把萧晓的护士服剪了几个大口子,露出洁白华润的皮肤,胸罩和裤袜,白色的长裤袜下面是粉色的内裤,李明赶紧把眼睛闭上了,不想再看了,陈欣撕开萧晓的裤袜,拽下来扔在地上,拿过一条皮带,陈欣狠狠地用皮带抽打着萧晓的大腿,啪啪皮带打在萧晓的腿上,几下下去萧晓的腿上几道深深的红印,萧晓用呀紧紧的咬住嘴里的东西,眼睛里流着泪,童心语点好了一根蜡烛慢慢的走近萧晓,萧晓一看不停地摇着脑袋身子往后躲。但是因为被绑在椅子上根本动不了,童心语把点着的蜡烛稍微倾斜到45度,不一会儿灼热的蜡油掉在萧晓的皮肤上,萧晓身子不停地颤抖着,但是陈欣一下子坐到萧晓腿上,然后把皮带紧紧的缠在萧晓的脖子上,慢慢的勒紧皮带,萧晓的不停地挣扎着,但渐渐的萧晓的眼前模糊了。陈欣看了看可以了慢慢的解开皮带,萧晓也渐渐挣开眼睛,轻轻的晃了几下头,陈欣拿着蜡烛说:怎么样滋味不错吧。,萧晓向着陈欣又呜呜的叫起来,陈欣笑着说:怎么想说话,那好吧,我倒要听听你想说什么,心语帮她解开吧。,说完童心语拉起胶带的一角使劲往下一拽,刺啦一声胶布撕了下来,疼的萧晓直咬牙,不一会儿几块胶布都撕下来了,然后陈欣把蜡烛吹灭扔在一边,左手掐住萧晓的嘴巴,右手伸进嘴中,先被拉出来的是一团白色的纱布,后面是白色的裤袜,接着是一团一团的棉花,最后是一条灰色的短袜,东西都拿出来之后,萧晓和美美刚才一样也是大口喘着粗气,缓了一会儿之后萧晓轻轻的说:护士长我真是没有勾引你的男朋友,我们只是简单的聊聊天。,陈欣板着脸说:你骗谁呀,聊天你会半夜去他家吗?,萧晓解释说:那次的事情是因为,我不小心把手机落在他的家里了,我回去拿。,陈欣说:你不会白天去吗,再说了。。。。。那短信。,说完陈欣拿出一手机,上面有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萧晓上次的话实在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那天你走的太匆忙了,我还没有来的及向你道歉呢,爱你。。。。,萧晓看见这个短信赶紧解释:陈姐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和大哥之间的关系真的是清白的,陈姐你要相信我,我呜呜。。。,陈欣用手捂住萧晓的嘴巴恶狠狠地说:行了,你不用解释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心语动手吧。,说完童心语又拿过一团干净的药棉,童心语按住萧晓的脑袋把棉花递给陈欣,陈欣松开手用手攥住棉花向萧晓的嘴巴伸过来,萧晓挣扎但一点用处都没有,棉花慢慢塞进了自己的嘴巴,萧晓用舌头往外顶棉花,陈欣刚塞完一团,回身那另一团时,嘴里的棉花就被顶出来了,萧晓赶紧大喊道:陈姐你听我解释,我们呜呜呜。。。,童心语拿起掉落的棉花用手指按住萧晓的舌头,然后慢慢的把棉花塞了嘴巴里,陈欣又说:小贱人你还干往外吐,我让你吐。说完陈欣猛地一下塞进一大团棉花,然后捡起地上萧晓破碎的丝袜,把丝袜团成团塞进萧晓的嘴里,袜子很到一下子就塞满的萧晓的嘴巴,塞得萧晓只要脑袋,身子不停的挣扎着,嘴里不停哽咽同时也发出呜呜的声音,袜子塞进之后陈欣还不死心又使劲往里戳了戳,棉花和袜子已经到了嗓子眼了,现在萧晓感觉到有点呼吸困难了,萧晓流着泪不停地摇着脑袋,示意非常难受,陈欣连看都不看,又拿过来一块海绵,然后把海绵也塞进萧晓的嘴里,现在萧晓的嘴巴已经合不上了,嘴里的东西已经完全把嘴巴撑开了,然后童心语用手轻轻的把萧晓的嘴巴慢慢的合拢,陈欣剪了几块医用的胶布粘在萧晓的嘴巴上,现在的萧晓嘴巴已经变形了,强行贴上胶带,整体的美感少了好多,胶带粘完之后陈欣拿来一卷纱布一圈一圈的蒙在胶布上,缠了足足十几圈,然后在脑后系好,最后陈欣又俯下身子脱下自己的内裤,浅黄色的蕾丝内裤,陈欣笑着说:小贱人今天我就好好让你尝尝我的味道和你自己的味道。,陈欣把自己的内裤套在萧晓的头上盖住眼睛和鼻子,内裤的味道很快散发出来,然后陈欣又拉下萧晓的内裤,把黑色的内裤蒙在纱布的上面,然后又拿来一副大的口罩给萧晓戴上,又找来一天灰色的长腿裤袜把袜子套在萧晓的头上,裤袜把萧晓的整个头紧紧的包裹起来,陈欣把袜腿在萧晓的脑后系好,现在的萧晓就连喘气的声音的很难听得见了,而且脸部也被包的严严实实,萧晓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现在呼吸对于萧晓来说实在是太费劲了,每次的呼吸要通过重重的阻碍,而且每回呼吸都会带着浓浓的体味,实在是又难受又恶心,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喊不出任何声音了,这时陈欣又点着了蜡烛,又开始慢慢的折磨萧晓,现在的萧晓只是身子不停地动了,玩了一会儿,陈欣放下蜡烛拿起鞭子不停地抽打着萧晓的身体,渐渐的萧晓身体动作慢慢的缓和下来了,到最后身子渐渐的不动了,躺在地上的李明使劲的向陈欣她们呜呜的叫着,童心语也发现了轻轻的用手放在萧晓的脖子上,心语大叫起来:陈姐她的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赶紧停手吧。说完童心语赶紧解开裤袜,拽下内裤和口罩,扯下纱布,撕下胶布掏出嘴里面的东西,这时陈欣也有点慌了,两人赶紧把萧晓从椅子上解下来,把萧晓的身体平平的放在地上,童心语伏在萧晓的胸口听了听,又用手按了按,刚想进行人工呼吸,但是已接近萧晓的嘴巴,嘴里的味道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但为了救人心语还是嘴对嘴的进行人工呼吸,费了半天的劲萧晓才恢复了呼吸,可是呼吸依然很微弱,好在仓库里又呼吸器具,童心语赶紧拿来一个呼吸器放在萧晓的嘴巴上,又过了十几分钟萧晓慢慢的挣开了眼睛,眼前都是朦胧的,而且头也晕的不行,看来窒息的时间还不是很长,要是再长一点萧晓估计就没命了。经过这件事陈欣和童心语都吓了一跳,但虽然有点顾忌陈欣还是想好好治治萧晓,陈欣一把拽起萧晓轻轻的说:刚才是不是很难受,我告诉你我这几天还要和你好好玩玩。,刚才陈欣她们在折磨萧晓的时候李明已经在慢慢的用兜里的指甲刀再磨绳子,现在已经磨得差不多了,但是李明也明白现在自己是没有机会逃跑的,所以自己必须帮助萧晓逃跑,李明必须赶紧行动趁现在萧晓的手脚都没有被绑住,李明使劲向陈欣和童心语呜呜叫着,陈欣正在用绳子捆绑萧晓,童心语向李明走过来,用脚轻轻的踢了李明胸口一脚,笑着说:怎么着急了,一会儿我就和你玩了。,李明使劲摇着头并且用眼睛望着自己腹部,童心语笑了笑说:哦,明白了你是不是想去厕所吧。,李明嘴里呜呜了几声,童心语很小心,从桌子上拿过一副手铐服下身子刚想拷李明,这时李明一用劲挣开了绳子,用手一拽心语,心语没站稳一下子栽倒在地上,李明扑上前用胳膊紧紧的勒住童心语的脖子,这个过程也就是短短的几十秒,童心语赶紧向陈欣叫着:陈姐李明他想逃。,李明右手勒住童心语,左手一把拽下口罩,撕开胶带,掏出嘴了的丝袜,但是腿上的绳子没有时间解了,他向陈欣叫着:陈欣你赶紧放开萧晓,萧晓萧晓你赶紧跑过来。,陈欣一下愣住了,萧晓猛地一推陈欣然后飞快的跑到李明的身边,萧晓刚想帮李明解腿上的绳子,只是陈欣拿起一把剪刀抵在美美的脖子上,狠狠地说:行呀李明看来我是小瞧你了,你赶紧放来心语。,李明赶紧对萧晓说:你赶紧跑,我来拖住她们。,萧晓赶紧一下跑出了了库房,李明眼看萧晓离开了一分神,童心语猛的一挣扎李明没有按住她,童心语站起身猛地踹了李明胸口一脚,陈欣赶紧跑过来勒住李明的脖子,用身体死死地按住李明,童心语赶紧拿过一块白色的毛巾捂住李明口和鼻,不一会儿李明慢慢的昏了过去,陈欣赶紧跑出仓库去追赶萧晓。而童心语便开始捆绑昏迷的李明,萧晓光着脚实在跑不快,再加上惊吓、窒息眼前模模糊糊的,头也非常的沉,陈欣很快就追上了她,眼前是通往楼上安全通道的大门,门外有一个人影走过,萧晓刚想大声叫喊:救命,救呜呜呜呜。,陈欣猛地把萧晓扑到在地上,然后骑在萧晓的身上,摘下自己的护士帽塞进萧晓的嘴里,然后把萧晓拖到一个很暗的角落里,用手紧紧抱住萧晓,静静的看着,不一会儿一个保安走了进来,陈欣紧紧用手捂住萧晓的嘴巴,从兜里拿出一捆胶带把萧晓的手捆好,萧晓实在没有力气和陈欣抗衡了,但是为了求生还是拼命地叫着,但因为声音太小,光线太暗,保安只是四周看了看便匆匆的上楼了,萧晓唯一逃生的希望也破灭了,陈欣又用胶带把萧晓的腿和脚绑好,然后把萧晓扛在肩上往仓库走去,回到仓库陈欣一下把萧晓扔在地上,无奈的萧晓只能呜呜的叫着,这时童心语已经重新将李明绑好了,这回绑的十分细心,先是用尼绒绳将李明的手臂、胳膊、大腿、小腿、脚踝都紧紧的绑好,又用胶带在手腕处缠了十几圈,然后在外面拷上一副手铐,手绑完之后又拿裤袜把李明的脚踝绑好,最后拿来几条皮带分别绑在李明的小腿上,手臂上,又把李明的腿叠起来把绑在小腿的皮带和手臂上的皮带系在一起,然后陈欣也走过来,又拿了几条麻绳绕在李明的胸脯,把胳膊和胸脯绑在一起,最后又在李明的脚上拷上了一副手铐,捆绑的时候李明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两个女人正在细细的捆绑捆绑自己,令他最失望的是他睁开眼睛看见了躺在地上堵着嘴的萧晓,李明万万没有想到萧晓竟然没有跑出去,李明心想这下自己肯定是没有好结果了,李明想的一点也不错,因为刚才的举动已经激怒了陈欣和童心语,看到李明醒过来了,童心语一把拽起李明左右开工的给了李明五六个嘴巴,打得李明嘴角流下了鲜血,陈欣狠狠地对李明说:你这个小东西实在是太气人了,我们没有想怎么折磨你,但是你刚才的举动让你自己找死,之后看我们怎么玩你,在这之前我想问问你,你研制的那种药在那里快说。,李明猛地一扭脸说: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先放了她们,不然我是不会说的。,陈欣一听笑了笑说: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放了她们我要那个药也没有用了,只有她们在你在会受我们的控制。,李明一听笑着说:那就对不起了,我不知道药在那里。,陈欣一听一把推开李明板着脸说:没有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来,我会让你拿出药的。,说完走向萧晓,陈欣冷笑着说:你这小贱人,还敢跑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李明赶紧说:你放了她们,我不会说出今天的事情的,你相信我,我呜呜呜。,李明的话没有说完,童心语脱下自己的内裤,掐住李明的嘴巴使劲将内裤往里塞,李明使劲摇着脑袋并用舌头顶住内裤往外推,但是内裤还是慢慢的伸进了自己的嘴巴,心语又拿起刚才地上沾满唾液的裤袜和丝袜向李明走来,虽然那些袜子已经被风吹了一会儿了,但还是潮呼呼的,李明用眼睛看着心语,使劲的摇着脑袋,心语说:你现在做什么也没有用了,这些东西本来不是留给你的,可是你。。。。,没说完心语掐住李明的嘴巴,李明使劲把头往下低头,陈欣跑过来一手托起李明的脑袋,一手使劲拿住李明的鼻子,李明忍了一会儿不得不张开自己的嘴巴呼吸,但是心语也趁机会把手里的湿袜子全都塞进李明的嘴里,虽然李明的嘴巴很大但是现在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空隙,童心语又拿过几团棉花,用棉花把嘴里剩下的空隙堵好,最后在外面贴上五六条胶布,胶布外面又戴上了两幅口罩,李明嘴里的东西慢慢的散发出恶心的气味,气味不断地冲击着李明的嗅觉,而且这些气味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加重,而且嘴里的东西也很快的吸干了李明的口水,李明只觉得嘴里又苦又干,但是自己喊也喊不出来,只好紧紧的躺在地上,陈欣和童心语看到现在的李明真是喜欢的不得了,两个人到厕所重新穿好新的内裤和裤袜走出来,绑在桌子上的美美依然昏迷不醒,不过那个尿袋已经存了三分之一的白色液体了,陈欣拿起袋子看了看对李明说:我告诉你吧,刚才那个液体里又催情的药物,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这个液体是什么了吧。。李明现在才明白那个液体的成分,陈欣慢慢的走向李明,陈欣新穿了一条肉色的裤袜,裤袜下面是黑色的内裤,陈欣蹲在李明的面前小声说:我今天的袜子是不是很性感呀,你放心那袋东西不会留给你,但是我会给你留下我的东西。陈欣说的话李明没有明白,陈欣看了看童心语说:心语时间不早了,咱们把她们转移了吧,回去慢慢的享受。,童心语笑着点了点头,陈欣又说不过在着之前我要先做件事,陈欣走到躺在地上的萧晓身边,从身后拿出一块白色的毛巾使劲按在萧晓的嘴上,按了五六分钟萧晓陷入了昏迷,童心语推过来一辆运送换洗衣服和被褥的清洗车,然后在车子里面铺上厚厚几床被子,童心语把美美从桌子上解下来用一床被子把美美包裹起来外面用皮带和绳子捆好,又把插在美美腹部的细管和尿袋摘下来,又用一个枕巾蒙在美美的嘴上,在用被单把美美的头包裹好,又把萧晓也像美美一样收拾好,把两个女孩子脸对脸放进车子里,但是萧晓和美美的区别是萧晓的嘴里还插着一根细管,细管的另一头接着一个瓶子,和刚才给美美注射的液体是一样的,而且在萧晓的腹部那里也接着一个尿袋,童心语怕两个女孩子冻着也怕她们发出声音被别人听到,又在她们身上盖上几床被子,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被子下面有人,陈欣和童心语向李明走来,因为李明比较沉,两个女孩费了半天的劲才把李明放入车里,然后陈欣笑着对李明说:小宝贝你先睡一会儿吧,等你醒过来的时候咱们已经到家了。说完轻轻又用毛巾按在李明的嘴上,李明呜呜了几声也昏了过去,然后在车子里用被子包好李明然后又盖上几张被子,最后再盖上车的盖子,两个女孩子推着车子来到车库,把车子推上了一辆救护车,然后陈欣又回到李明的办公室拿走了李明的笔记本电脑和他柜子里的一些药品,临走时又李明的口气打了一份请假报告给院长,说家里有事请假三天。又收拾好屋子和童心语一起开车离开了医院。
        

  评论这张
 
阅读(8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